华府媒体:奇才四恶汉难阻姚明 巨人施展四大武器

来源:大同市教育信息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8-05-06 19:42:09

当天下午,家住沙。坪坝的小燕(应本人要求化名)早早地来到川外。她23岁,毕业于。西南大学。美术系,目前正在寻找自。主创业的机会,“前两天,我从晨报上。看到张教授的征集令,很感兴趣,今天专门来报名。”

而正在川外读大二的小梅则因好奇才。报了名,“当时,我经过校门口,一眼就看到好多人围在那。里。我以前虽没听说过这些,但我觉得这种方式体现了。一种自然美。”

张说,前天,自己。上某电台的栏目,就有很多听众。表达了想报名的意愿,其中不乏一些中年妇女。

截至昨天下午4点,张教授共征集到6名。志愿者,。其中5位。是川外的在读大学生。为了体现公平性,张教授称,此。次报名的6名女生将不进行特意筛选。,全部可以参加这次。浪。漫的“雪中约会”。

目前,创作地点暂定在。已白雪覆盖的仙女山上,“让雪。和绢的洁白充分结合发。挥。”。本周,张教授将和6名志愿者一同到山上创作,作品将首。先考虑送往外。国博物。馆收藏,而张称国内多家博物馆也已表达了收藏意向。

本报讯2005年圣诞节前夕,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两个购物中心的。百余中国商人被指。不公平竞争而遭到逮捕,后经中国大使馆交涉,均获得保释。但就在。人们。以为事态已趋平息之时,当地时间1月10。日,菲律宾移民局表示,在这些被逮。捕的中国人中,将有60人会在本周内被驱逐出境,而。另外一些。中国商人仍然在接受遣送出。境的调查。

报道称,移民局局长费南礼斯10日已下令将这60名中。国人驱逐出境。他表示。,移。民局委员会将在本。周内签发驱逐令,并将对每人处以50000比索(约合7100元。人民币)的保释金处罚。费南礼斯同时表示。,这些中国人将被列入移民。局的黑名。单,被禁止再进入菲律宾。

记录显示,2005年12月14日和15日两天,移民局情。报部门在马尼拉市附近的两处。中国商城逮捕了总共147名。中国商人。据移民局有关人士表示,之所以。发起逮捕行动是因为他们接到很多菲律宾商人的。投诉,指责中国商人不公平竞争,夺走了他们的生意。

费南礼斯目前已委任桑托斯律师全权处理此次驱逐案件,但在华。人被驱逐原因的说法上,各方口径不一。

费南礼斯表示,这些即将被驱逐出境的均为逾期居留。的中国人。,他们在持旅游签证进入菲律宾后,再没有申请延期。他表示,这些中国人违反了该国的零售业法。但。桑托。斯。表示,当局将以违反菲律宾移民法,公然在商场。从事零。售活动为由,驱逐这60名中国人。

法律人士指出,菲。律宾零售业法和移民法所指完全不同,一个是针对菲律宾国民。,一个则是菲律宾移民。

桑托斯10日表示,除了这60名中国人。外,其他一些曾被逮捕的中国人,仍在接受遣送程。序调查。

他说:“其他被逮捕的中国人,并非逾期居留的人员。考虑到。这些人持有适当的证件,我们将给他们机会为自己从。事零售活动辩护。”据悉,在这些仍被调查的中国人中,。有的一些甚至持有有效的居留签证(而不仅仅是旅游签证)。但桑托斯指出,即使持有。居留签证,一。旦。被证明违反菲律宾国内居留条件,签证将被吊销。

中国驻菲律。宾使馆参赞兼总领事郭少春曾。代表中国驻。菲大使李进军,就逮捕中国人一事分别向菲移民。局局长费。南。礼斯、菲外交部领事司司长卢塞纳瑞奥提出。紧急交涉,对菲方集中抓捕中国公民表示关注。郭少春。还曾清楚地表达过中方立场:对两国人员交往中出现。的问题,特别是一些历史形成的问题,中菲双方可。进行探讨协商,寻求一个能从根本上。解决问题的妥善办法,而不宜动辄。采取激烈的单方面行动。娟子

据了解,6岁男童欧阳某某是湖南省桂。阳县人,2。005年12月24日晚发病,出现畏寒、发热、咳嗽等呼。吸道症状。曾先后在当地卫生室、桂。阳县人民医院及郴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诊治,但病情。并无好转。1月9日凌晨,欧阳某某被送到了湖南儿童医院,。该医院向记者透露:当时这名患者的病情已非常严重。也就是在。这一天,卫生部对外通报,确。诊欧阳某某为人感染高致病性。禽流感病例。

此前,湖南儿童。医院曾成功救治。了我国第一例人禽流感患者、9岁的湖南省湘潭。县人贺某某。昨日,湖南儿童医院办。公室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,。小欧阳的病情要比之前湖南省湘潭县人贺某某的。病情严重得多,而且。目前医护人员对人禽流感的认知还。不多,人。禽流感患者也存在着个体差异。,而且病情变。化也很快,要成。功救治小欧阳不能完全依靠过去。的经验。

目前,小欧阳神志清楚,两名医生和3名护士在轮班对其进行监护。据透露,在小。欧阳转到该医院的第二天,卫生部专。家组就赶到了,与医生一起对患者展。开了联合会诊。目前,一套遏制病情的方案已。经形成,医院正在。按照。方案全力抢救患者。

昨日,记者。从湖南省桂阳县。有关部门获悉。,人禽流感患者小欧阳是桂阳县正和乡人,在他生病前,。其家中。曾出现病。死家禽。据推测。,年仅6岁的小欧阳应该时常跟家。中的家禽玩耍,当家禽病死的时候,小欧阳很可能密切接触过这。些死禽。

据透露,小欧阳发病后,桂阳县卫生部门立即采取。了防控措施,将小欧阳家方圆3公里划为禽。流感疫区,严禁外人进入,并在疫区内实施严格的消毒制度。当地有关。部门还捕杀了疫区内。的所有家禽。,并进行无害化处理。

目前,湖南省卫生部门也对与小。欧阳有过密切接触的152名相关人员,。主要是小欧阳所在村庄的居民,实施了严密的医学观。察,但尚未发现异常情况。而小欧阳的父母。则被。送往湖南郴州传染病医院进行隔离观察。,据了解,目前小欧阳父母情况正常,并未。发现异常现象。

在患者小。欧阳转入湖。南儿童医院时,该医院当时推出了将进行网上直播救治过程的。计划。医院计划在患者。的隔离病房中。安装一个摄像头,经过调试后,在网上直播该院对。患者的救治过程,以及患者在。隔离病房中的部分生活片断。

昨日,湖南儿童医院透露,因为患者小欧阳的病情加重,医院不。得不暂时推迟网。络直播的计划。目前,医院正在全。力。抢救患者,实在没有时间顾及。网络直播的事情,等到患者病情稳定了,医院将再次考虑网络直播小。欧阳在医院的情况。

湖南儿童医院称,医院当初之所以选择网络直播患者的。救治过程,是因为湖南省出现新增人禽流感患者。后,社会各界都非常关注,很多电话都。打进了儿童医院,让接线人员应接不暇,为了不。影响对患者的治疗,医院才想出了进行网络直播的计划。

湖南儿童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称,网络直播不会涉及。小欧阳的隐私,因为禽流感已成为一个公共卫生事件,在这。个影响全人类的事件面前。,没有隐私。而且直。播患者小欧阳救治过程的计划。也得到了。其父母的同意,由于患者住在隔离病房,其父母也无法进入探望。,所以患者的父母也想看看孩子在。病房里的情况。

新华网北京1月12日电(记者任芳)。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局局长郭卫民12日说,中。国有关部门根据群众要求,曾对一些城市存在的违。规养狗和遗弃狗的现象加强了规范和管理,并不。存在大规模组织打狗队打狗的问题。

在当日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,有记者问:近有报道说在广州有10。00多只狗被集中打死。,情况是否属实?郭卫民说,。根据国新办的了解。,相关报道基本上。是不准确的。

据他介绍,一个时期内,广州不文明养犬问题非常突。出,社会反响非常强。烈。据当地卫生部门统计,在那段时期,每天至少有两。到三个以上的人。被狗咬伤,很容易引起狂犬病。

据此,去年9月,广州市公安。、工商、农业、卫生、城管等部门按照广州市的养犬管。理规定,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为期一。个月的清查。、整治非法豢养和销售的全市行动,目的是为。了减少违规养犬对市民人。身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的危害。

郭卫民说,据当地政府介绍,他们在这一行动中完全是文明执法。,没有像一些媒体说的那样在街上当众打狗,或者有上。千条狗被打死的情况。

对于在一些动物交易市场内出现了一些活剥狗、猫皮毛的现。象,国家工商行政。管理总局于法昌说,。这种现象是个别地区的个。别现象。由于猫和狗等普通动物在中国不属于传统食品,目前还没。有对它们集中宰杀的法律和法规。

他说,。现在有关部门正在制订措施,提倡集中。宰杀交易动物,以保护市场环境卫生,避免人和动物的直接接触而导。致人畜共患疾病,改善和提高动物福利。同时,对于动物交易。市场内出现的各种违法行为,比如说最近一些媒体报道的以猫。肉冒充羊肉缺斤短两、欺行霸。市等行为,。工商部门。都要。予以查处。(完)

除了听力稍差些外,反应敏捷、。语速极快。的毓嶦丝毫不像一位82岁的老人。曾采。访过毓嶦的一位英国作家描述他“精力充沛。、温和而又幽默”,“体现出了这个皇族勇于承受的精神,对于失。去的地位、财产、封号,毫无怨言,为还能活下来而感恩”。曾经。的显赫家世、与末代皇帝相伴。二十年的特殊经历,特别是作为。战犯的十。年囹。圄,而今都变成一种历尽沧桑后的豁达与淡定。

我和溥仪都是道光皇帝的后代,道光皇帝有。七个儿子,继承皇位的咸丰是皇四子,被封为恭亲王的奕訢(也就是。我的曾祖父)是皇六子,皇七子醇亲王就。是溥仪的祖父。所以从辈分讲,我是溥仪的下一辈,我们是叔侄关系。

我1923年出生在大连。我们家怎么从北京“流落”到大。连?这还有一个故事。当年咸丰赐。给“恭亲王。”奕訢一柄白虹刀,这把刀有点像现在常说的“尚方宝。剑”的威力,可以先斩后奏。有。人说这把刀曾。杀过史可法,不过我至今。还没找到过证据。白虹刀后来传。到父。亲溥伟手中。光绪。临死前,让摄政王载沣杀掉袁世凯。父亲说,我可以用这把白。虹刀杀袁世凯。后来的历史大家都知道,。清朝内部一时犹豫,袁世凯没有杀成,反而做了大总统。父亲怕。袁世凯。报复,就跑到德国的租界地青岛了。第一次世界大战。后,。青岛又被日本占了,但在1922年还给了民国。,既反对共和、又想复辟的。父亲只好搬到了大连。

我记得小时候,这把刀就在大连的家中收藏着。我们家就住在海边,可能是潮气太大,刀上长满了锈。这和清末时期乾清门的侍卫带的。刀差不多,都是锈得都拔不出来。后来找到常在我们。家门口转的一个磨刀的老白俄——他用一个木头架子,安上。一个大轮子,下边。有个踏板,类似缝纫机,。一踩起来带着砂轮转,把锈磨掉后,白虹刀还亮了许多。

父亲到大连后,住在日本东拓(东洋拓植株式会社)给盖的。房子,在大连黑石礁附近,一座很大的。洋房。1936年父亲去世后,连地带房都没。钱还,后来就被“东拓”收走了。我在上世纪8。0。年代第一次回大连时,那幢房子还在;90年代第二次。去,房子已被拆了。

我们在大连生活时,“满洲国”一年。给父亲一万块钱的生活费,几乎等于平均一个月800多块大洋,生。活肯定比普通人家过得充裕一些。但父亲以前是住在恭王府。里的人,到了大连,还摆出王府的架子——很大的一个楼,这么一。大口。家,还。有佣人、厨子、司机,父亲每月花几百块钱聘一个秘书帮。他处理事情,家里。的开支太大。

当然,说起来北京的“恭王府”曾经是我们家的。后。来有人问我,对恭王府“。你家”有什么印。象?我说我能有什么印象?!1957年我从抚顺战。犯。管理所放出来,人家溥仪是特赦回北京,。到哪儿都有安排。我们放出来时,人家只给20块钱。,问一句:“家在哪儿?”“北京。”给一张回。北京的票就来了。那是我第。一次进北京,。住在什刹海附近的南关房,离。恭王府非常近。那。时候看恭王府,觉得跟我一点关。系都没有,我吃饭还没着落呢!

父亲是19。36年去世的。依然按。照前清王室规定,我带。着三件传家宝——咸丰皇帝的密谕、大阅御用的紫。宝。石黄丝腰带和那把白虹刀。,前往长春,追随溥仪。其实我到长。春溥仪那儿念书,也是为了带出一。张嘴,给家里减轻点负担。我到了长春后,溥仪将我母亲和。两个弟弟也接过去了,每个月还给。一定的生活费。

溥仪在长春办了个私塾,还是抱着复兴大清国的梦想,。他想先培养出心腹,送到日本陆军士。官学校学习,毕业回来之后,到。伪满军队里当官,这样伪满军队就成了他。的嫡系。1937年我到长春时,私塾里有五个学生。除了汉语、数理化、历史课等,我来的第二年赶上开英语课,。老师陈承翰是溥仪二。妹夫的舅。舅,早。年毕。业于复旦大。学。我们都是从ABCD开始学的,读的课本叫。《NewCrown》。学了两年后,太平洋战争打起来。了,溥仪怕日本人说他亲美,就不让我们学英语了。

私塾里有一。堂。特殊的课是溥仪亲。自给上的,专讲雍正的。上谕,因为溥仪最崇拜雍正皇帝。,反对结党营私,溥仪本人就有些“谈党色变”,当时伪执政时期日。本人就要成立“协和党”,溥。仪就害怕听见“党”字,坚决反对,所以日本人把它改。为“协和会”,虽然是。换汤不换。药,但溥仪就同意了。

溥仪也是个“三分钟热情”的人,那时他新买了。打字机、油印机,想图个新鲜。他不会打字,。宫府内的打字员正好。是我们的远亲,溥仪就把他叫到缉。熙楼上来看。着他打字;溥仪用打字蜡纸在玻璃板上用复。写笔抄的雍正上谕。,再油印出来。溥仪也没长性,没讲几课,他就。停了。

溥仪给我们上的第一课是雍正的《朋党论》。学《朋党论》。不能白学,要用实际行动表示我。们绝不结党营私,怎么表示呢?就要人人互相监视,对其他人的一。言一行随。时要向溥仪打小报告。我们几个学生其实。都是。同族宗亲,但。到最后都变成了非公事不言,都怕给小报告;而我。们这些学生,要对他无限忠诚,绝对不许说假话。后。来。有的学生年岁大了,结了婚,溥仪高兴。了会问一句:“昨天回家和你媳妇……”学生也得如实回。禀。,不然就犯了欺君之罪。

溥仪的疑心重。他可能听了很多传闻,比如汪精。卫到日本治病后死在那里,吴佩孚也在日本治死了,溥。仪听了,总是害怕日本人安窃听器或是。害他。他那段时间。比较苦。闷烦躁,经常打我们出气。溥仪有一次得了痔疮。,。买了不少药,我那时还小,看到这种药很稀奇,随口。说了句:“这药很像个枪。弹!”这立即触动了。溥仪的忌讳,“。这不是咒我吃枪弹吗?”于是我狠。狠挨了一顿板子。溥仪那时候没有生杀大权,我相信,如果有,。他肯定把我拉出去毙了。皇上杀个。人算什么呀?

在溥仪身边“不胜小心”——他喜怒无常,你真的是没法小心。有一。次溥仪有点感冒,发了。点烧,要避风。你在他身边看报,翻过来。看另外一版,就这点风,也能让他“龙颜大怒”:“你不知道我。在避风吗?用报纸在我身边扇风。,是不想让我。快点好吧?”于是赶紧趴在地上请罪、磕头。

以前我们对溥仪一概叫皇上,直到改造后才改。口叫“大叔”。溥仪在《我的前半生》里提到了数百人,都用。的真名实姓,但唯独我们三个“毓嶦”字辈的,他。都给化了名,我在这本书里就是那个“小固”。,至于为什么把我们“三小”用。了化名,我还从来没有问过他。

1937年初我到长春时,有一次溥仪在西花园。东屋里举行家宴。,他的弟、妹、妹夫们还有我们几个学生都参。加了,我。在这次家宴上第一次见到了“皇后”婉容:她特别瘦,脸上化了妆,。烫了发,穿件绿。色丝绒的花旗袍,旗袍的面。料特。软。

那天吃的是西餐,我们只顾低头。吃,也不敢乱看。溥仪向婉容介绍了我,说“这是恭亲王。溥伟的儿子”—。—如果论辈分,我和婉容的外祖父毓嶦朗是一辈。那。时候婉容还可以出来参加宴会,溥仪的妹妹们有时。也到她那边去。

那时溥仪住的缉熙楼是一幢两边对称的。二层建筑,西半部是“帝居”,东半部是“后居”,有点老。死不往来的势头。婉容的饮食起居由几个女。佣人伺候着,还有一个太监,也是个大烟鬼,他们住在东。厢房,有时偶尔靠近了东半部,。就能闻见由门缝里飘出来的鸦片烟味。,混杂了屋子里的各。种怪味,实在是熏死人!

我第二次见婉容是在几年后的一天,。我正随着溥仪上缉熙楼,刚上了一半,溥仪忽然朝对面一指,。我一看,婉容正站在那边,蓬散着头。发,穿着一件。土黄色的睡袍,骨瘦如柴,满脸是鸦片。烟灰的颜色,样子很是吓人。我也不敢多看,也不知溥仪作何感想。

在伪满洲国最后一周的日子里,苏联的飞机天天晚上。飞到长春空袭。,每一次空。袭警报后,溥仪就带着后来。的“贵人”李玉琴钻进。防空洞,却。从来没有叫过“皇后”婉容,看来在他眼。里早就没有这个妻子了。

我想婉容的不幸,溥。仪也有责任。关于溥仪,后来有很。多传言,。但。我可以肯定地说,溥仪不是同性恋。婚姻悲剧的根。源在于他身体上的原因,其实写两个英文字母:ED,就。明白。了。

在我去长春之前,曾听父亲讲过,。有一年他去长春祝贺溥仪生日时,正好。遇到溥仪生父——醇。亲王。载沣,还有其他从北京来的。清廷遗老遗少们。他们当然谈到了皇嗣问题。清宫。自同治皇帝以后就再没生过皇子,那时。候溥仪也正是壮年,这些遗老遗少们的希望都。寄托于“今上”了。那时。大家。都认为不生孩子的过错在女人,所以想。让溥仪的父亲出面劝溥仪再娶一房。据我父亲说,王爷听了。大家的请求之后,。又摇头。又摆手。“知子莫若父”,当时我父亲哪里知道溥仪的。难言之隐呢!

溥仪后来在长春又找了。谭玉龄,谭玉龄在北京不过是个中学生,十七八岁,但我看见她时。,烫着头发、丝袜、高跟。鞋,穿着很讲究的旗袍,完全是一副少奶奶。的模样。吃饭时,我们陪着溥仪,而谭玉龄由溥仪的妹妹们陪着,男女不同。席。

溥仪在回忆录里说谭玉龄的。死,“对我至今还是个谜”,我。倒觉得,谭玉龄究竟得的什么。病才是个谜。很多人说谭。玉龄的死是。日本人害死的,。我如果说谭玉龄不是被日本。人所害,我也没有证据,但我可以这样说。:如果谭玉龄不找日本医生治病,她当时的病。情十有八九也要死。

谭玉龄死后,吉冈安直一直张罗着给溥仪找日本女人。我那。时在溥仪寝宫的桌子上,看到过一些女学生们的。相片,都贴在一份“体检。表”上,大概有20多份,但我也不敢正。视,只能偷偷瞥一。眼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在原本为皇后设计的“同德殿”的二层,本来是。空白,忽然摆上了一张。双人床;有一天我从缉熙楼后门出来,见。到穿着中式花衣的女孩子,正在接受消毒——就是往。身上和脚底下喷石碳酸液,然后就去了同。德殿。晚饭时,一个女佣向溥仪汇报“奴才小姐。”今天如何如何;过了没多久,女佣汇。报时,突然改口“奴才贵人”,我们明。白,已经封李玉琴为贵人了。

溥仪纳了新贵人,也没见他的生活有何。变化,我好像也从来没见过他在李玉琴的同德殿留宿,而且也没。有和李玉琴一起吃过饭。溥仪高兴的时。候,偶尔也讲讲李玉琴,说她现在也学会消。毒了,比如有个苍蝇落在手上,她马上就用酒精棉球擦擦。这当然是溥仪“言传身教”的结果了。

不知为什么,溥仪在《我的前半生》里,对李玉琴提得很少,对在。抚顺战犯管理所离婚。的事也都删掉了。李玉琴后来到抚顺战。犯管理所见过溥仪两三次,最后。一次是下定决心离婚而来的,管理。所特别破例留她在管理所住一宿,想帮溥仪做最。后。的努力。但。留宿的结果,恰恰相反,似乎更促成了李玉。琴离婚的决心。她从1943年进了伪皇宫到1945年8月。两年多的时间,我只见他们分楼而居,不知是否曾真的同床。共枕过。也许在战犯管理所的这一次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了。

我再见到李玉琴是20年后的事了。溥仪。被特赦回北京后,当上了全国政协的文史委员会委员。有一次已在长。春图书馆工作的李玉琴来。北京,想见溥仪。溥仪那时还。没有结婚,李玉琴早就又结了婚,孩子。也大了。怕单独见面不太合适,就把我和毓嵒找来作陪。

责编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http://www.dtedu.org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