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.com

来源:大同市教育信息网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8-05-25 14:13:03

甚至,根据“。暂定矿区分布图”,帝国石油的勘探区块还向西越。过了日本。自定的。“中间线”——此举固然有“通过表明确保。海洋权益的姿态来牵制中国”的意图,其实也是日本各方面的取。巧行为。:可以“很有把握。”地在中国气田附近钻井,使“试开采”有比较好。的前景。

同时,靠近中国油气田打井也意味着省去了帝国石。油花费时间、财力在东海四处打井勘探的成。本。

“20世纪40年。代,日本占领东南亚后,就为支持侵略战争在东南亚海。滨开采油气。”北京大学环境。学院教授韩慕康认为,日本公司的海上油气勘探。、开发能力比中国起步早,有能力进行东海的油。气勘探开发。对此,中国石油大学石油天然气工程学院的葛家理教授也认为。,日本公司“不存在技术问题”。

或许是事出凑。巧,帝国石油早年曾和中国公司“合作。”。1993年,日本帝国石油株式会社和日本石油资源开发。株式会社组成的集团与中国海洋总公司签订。了东海41/17和42。/03合同区石油合同。据当时国内媒体报道,“这两个合。同区位于浙江温州市东南150~200公里海域,面积分。别为2760平方公里和3680平方公里,水深。80~1。10米”。根据该协定,“日方将独担风险。,在合同区进行地震资料采集、分析及打探井等勘探活动”。这一区域与帝国石油目前可能作业的区块同属“东海陆架盆。地”,在地质条件上类似。帝国石油如果因此次合作。获取数据、技术和经验,将有助于它进入东海。

“目前,我们和帝国石油没有合作项。目。”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的肖宗伟很明确。地对。《国际先驱导报》记者表示。有熟悉中海油业务的。人士也表示,“就目前的情。况,它不可能和帝国石油这样一。家公司有合作”。

但是,。日本媒体也指出,帝国石油公司官员曾。表示,“他们会同相关政府部门仔细协商。后再实施勘探”;日本《读卖新闻》7月15日也报道,。“日本政府计划以国家委托事业的形式推进帝国石油公司的勘探工。作。而今后是否真。正进行勘探,政府还将和帝国石油。进行慎重商。议”。由。于“预计真正开始勘探的时候,中国肯定会找日本的麻烦……日本。政府寻找勘探时机时。也会相当地慎重”。

从目前看,日本政府与帝国石油的商议还没有结束。日本。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15日表示:“我并未排除进行共同开。发的。可能性。”如果日本计划与中国共同开发,那。么,帝国石油进入东海的计划显然也必须另加安排。

2005年,朝鲜党和政府提出,鉴于粮食生产的重要。性,朝鲜人民要抱着在农业生产中来个根本性转变的决。心,使一切服从于农业生产。,为最优先保障农业部门所需劳力和设备、肥。料与农药等物资而一致奋发起来。

朝鲜在宣传工。作中说,粮食固然可以通过出售工业品交换。,但是外。国有时有粮食,有时也没有。有时有得买,有时没人卖。目前全球范围粮食形势紧张,况且美国把粮。食当作实现霸权主义的有力工具。只有粮食实现自给自足。,才能守护主。权和尊严。,毫不低头。

既然粮食多少关。系到国家兴衰,仓廪盈虚关系到制度存亡,自。然没有主客之分,人人都要以主人翁的态度,踊跃投身。支农事业。朝鲜政府年初起设立了中央指挥部,负责支农援农各项工。作的具体运作,安排城市与农村的单位进行。对口。

动员一切力量参加支农战斗是金正。日将军的命令,朝鲜人民执行将军的命令是从来不打。折扣的。俗话。说:春季一天,左右一年。农。不违时,转眼即逝。工人、售货员、机关干部、艺术团体、青。年学生、街道。办事人员,只要能放下手中活计的人,都要下乡援农。

国家计委党领导干部率数百名工作人员,前往温泉郡;国家体委。奔赴殷栗郡;青年团中央书记率580多人下乡,运送数万。吨支援物资支援平原郡……

《环球》杂志记者走访的七谷合作农场,对口协助。单位就是鼎鼎有名的万景台学生少年宫。据。农场委。员长介绍,最多的一天,。共来了支援劳力3。000人。

据统计,朝鲜2005年插秧季节的半个月期间,支援人力是20。04年的2.7倍。为了。运送城市居民下乡援农,很多地方还开出了专门的临时列车。平壤市。内,工厂只留下少数员工维持机器转动,机。关只留下处理。紧急业务的。人员,许多餐馆、商店多日歇业,包括著名的统一。大街市场,许多集贸市场和。餐馆都在傍晚6点后开。始营业。

朝中社外事处官。员说,朝中社工作较忙。,人员轮流下乡。工作忙的人,白天下乡帮忙,晚上或周末加班。朝。中社一位司机说。,今年下乡8天,其中4天是连轴下乡的,脸都黑了。一圈。他指着头上的帽子说,这就是下乡劳动时的装。备。

城里人下乡,。当然不可能尽谙农事。农民就要负责教授他们如何种田。,从手法到步法,从。密度到深度,一一传授。实在一时学不会的,就搬搬器械、喊喊口号。朝。中社的记者,。有些人是下。乡帮着写黑板报,参加流动播。音鼓劲加油,为农民朋友拍照留念。

统一大街集贸市场可以说是目前朝鲜最热闹的商业网点,。开业近两年来人气不断飙升。最近。为了援农,这里。也要。到傍晚6点以后才营业。一位面熟的摊主说,虽。说这阵子插秧。忙了一点,但插秧仅仅是支。农的第一步,接下来还有拔草、收割等。每个。单位和个人都是跟具体田地挂钩的,得一直关心庄稼的。长势,保证粮食产量。到了秋天收割完。毕,产量达了标,才能算是完成了党和政府交给的任务。

《劳动新闻》在朝鲜的地位,相当于中。国的《人民日报》或者更高,包括农民在内,朝鲜人民每天都要学。习阅读。春。耕春种期间,报纸上每天都在宣传介绍各地群众支援农村、春耕。春种迅速。推进的消息,内容多达几个版面。2005年春天来得晚,《劳动新闻》针对性地介绍了晚春。条件下的庄稼生育期等农。科知识。

在朝鲜,军人是最光荣的人,军队处处发挥着主。力军和榜样作用。“扛枪卫国、下田种粮”。在保。家卫国的本职之外,朝鲜。党和政府往往把最重要的建设。任务交给他们完成。

拥军援军,是朝鲜开始先军革命以来最响亮的口。号之一。近。来,朝鲜又提。出了爱民援民的口号。随着朝鲜把农业确定为经济建设的。主攻战线,军人们也转而投入到昂扬的。农业。战线。

从年初。开始,他们就到对口。联系的村子去了解农业实态,进行备课。农忙。开始前,他们堆积了大量的土肥援助农村,为农村。的扬水机配备零部件。他们总是。挑最。累的活儿,挖掘渠道,整。理田埂。

2005年春种,据说金正日下了指示,所有。的部队都要就。近帮助农村搞建设。不一定连日住在村里连续作战,。但是都要去。不能下田耕种的,可以挖水。渠,干别的农活。于是。,上穿白色衬衣、下穿草绿军裤的军人成为农。田里一道惹眼的风景线。

朝中社外事处官员说,朝鲜共有百万大军下乡种田。5。月下旬以来,金正日将军连续在部队进。行。视察,大大地鼓舞了人民军官兵的士气。美国说我们扩军搞威胁,我。们的战士却在。农村种田。炮兵手握的是锄头把,坦克兵开上了插秧。机。

新华网伦敦7月24日电(记者马建国)中国。第一个赴英旅游团体24日下午3点半如期抵达伦敦。希思罗机场,开始他们为期6天的英伦之旅。

这批游客来自北京,总共40人。另外还有一个40人。的旅游团从上海出发,也将于24日晚些时候抵达伦敦。

负责接待这批游客的“游览英国”的新闻官员称,参观者。将受到贵宾礼遇。出面。接待的要人不仅包括英国旅游局局长,还将有英国王室成员安德鲁王。子。

据了解,首批旅游团成员以。老年人为主。按照。旅游团的。行。程单,在伦敦旅游期间,中国游客将被邀请在著。名的伦敦塔。同安德鲁王子共进晚宴。此。外,游客还将赴外地多个城市游览。

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英国旅游部门迫切希望更多中国游。客来英旅游观光,以带动英国旅游经济。在英国之前,绝大多数欧洲大陆国家已成为中。国公民旅游目的地。今年1。月,英国也列入了中国国家旅游局批准的公民旅游观光地。

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龙涛、。申水。报道日本外务省发言人高岛肇久14日表示,。日本政府批准试采权是既定计划,并不影响中日关系。高岛。强调本。月中日还将就东海油气田问题进行对话,双方。将。藉由对话解决问题。

“由于日本要开采的油气田远离日本本土,且中间还隔着2700。多米深的海沟,即使开采了石油,直接用管道。输往日本也将是一个很大的难题,最终还。是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。且小泉也多次表示,希望东海成为‘合作。之海’而非‘对抗之海’。日本看准了中国的能源市场前景,以。争端推动中日能源合作,借机进入中国市场。”中国。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日本问题专家江新凤告诉。《国际先驱导报》。因此日本政府批。准日本企业试。开。采东海油气田,并不意味其放弃共同开发的想法,而。是以争端促合作。

“只要中。方强烈要求其在争议海域停止试。开采,同时从开采费效比等角度对。日晓之以理,相信日本会理智地。回到‘共同开发’的立场上。来。”她说。

但要设。法。阻止日本的挑衅行为,仅有外交抗议似乎还。不够。“我们不能指望通过中国一两次抗议就能有效遏制日本的。单方面行为。”一位不。具名专家指出。

最近,“军事对抗”出现在有关东海问题的。报道当中。但。国内外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事情还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。

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。资深研究员黄。靖说:“如果真打起来了,双方都是输家。”

“我觉得最终的结。果会落实在合作上。”黄靖认为,在合作过程中出现激烈。的讨价还价是。正常的,现。在双方的强硬立。场很可能是为了使自己在今后的谈判中处于更有利。的地位。

“目前,应尽快启动第三轮中日东海问题磋商,”江新凤说,在。目前划界问题未。得到妥。善解决的情况下,应提倡在日本所谓“中间线”与冲绳海沟之间的。有争议海区进行两国的共同开发,强调日本在存在争议的区域单方。面开采石油气是违背国际法原。则。的,应立即停止,而对于中国。在没有争议的海区开采石油天然气,日本更是没有理由加以指。责和阻挠。

另外,关于“军事对抗”的思路虽然被认为不切实际,。不过相关话。题并未就此终止。

2004年7月7日,日本借口我“春晓”油气田的“吸。管效应”,组织庞大的物探船队开进其单方主张的所。谓“中间线”附近海域进行海底。资源调查。

中国海监东海总队得到信息后,立。刻。出动海监飞机和船舶抵。达现场,对其进。行跟踪监视,并通过。喊话表明我国政府立场。为圆满做。好此次维权执法工作,执法人员首先运用国际法解剖日方。提出的“中间线”原则,同时对。日方此次物探行为给予。定性。

解放军海军指挥学院的陈尚君在接受本报记。者采访时认为,军事对抗固然不可取,。但我们可以在准军事层次对日本的违法行为进行干。预。

海权专家许森安提出我方可进行“交。叉作业”,即在对方进行勘探或铺线作业时,我方渔船也可在其。周围进行干扰。根据中日有关渔业协定,。中方渔船跨过日方划定的中间线。到“所谓日方一侧”是毫无争议的。

陈尚君。则认为,干扰的级别依对方级别。而定:如果对方是商。用船只,比如勘探船,我们可以用民间渔船;如果对方是保安。厅,我们应相应派出海警力量。

在控制争。议。海域方面,日本海上保安厅已经。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。其与韩国的海上对峙至今让人记忆犹。新。“它能连续进行8个小时的对峙,体现了日本处理。这类事务的能力”,陈尚君说。

“可以说,日本批准试开采这件事更突显了建立中国自己的海岸警卫。队的紧迫性。”。陈尚君说。

7月份,隶属于交通部海。事局的海事巡逻船——“海巡。31”先后对。南海、东海和黄海水域的进行了巡航监管,据介绍,这。一举动象征着今后。中国的毗邻区和专属经济区海域纳入正常监管。范围。

7月12日早晨6时。许,在东海海区执。行巡航任务的“海巡31”船上的海事执法人员。,对“春晓”气田作业区的韩国“DADAKO”施工船是否超越。施工作业区、施工警戒情况、施工信号悬挂和油污水。处理等有关。内容实施监管。

“海巡31”为包括东海在。内的中国海洋权益维护提供了有力的支撑。,但与日本相比,我们的差距还是很明显,“客观。地讲,日本海上保安厅在。维护。日。本海域安全以及。控制争议海域方面确实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。”陈尚君说。

相比之下。,我国的海上执。法力量却远远不能满足维护近。300万平方公里管辖海域的需求。我国现有的海域管理权分散。在海监、渔政、海关、边防武警等多个部门,呈现出多头管理、职能。交叉、高消耗低效率。的特点,不能从容应对大面积海域维权执法的复杂情况,也不具。备处理突发事务。的应急反应能。力。

“世界上的各主要沿海国也已经或正在建设准。军事化的海上执法力量以。加。强对所辖的海域管理”,陈尚君说。东海问题也许是一针催化。剂。

在谈判手段和。军事手段。之外,还有议论认。为,因为日本批准其公司试采权,中国是否有必要考虑。使用法。律手段,将此争议提交国际法庭仲裁呢?

曾在日本研究了10年海洋法的外交学院龚迎春指出,目前情况还。不适合将官司打到国际海洋法挺或国际仲裁法庭。因为即使中国。起诉,日本也保留有不。应诉的权利,而国际法庭没有法制管辖。权,也无力解决问题。中国国际法学会副会长。、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研究中心主任周忠海也。指出,现在争论的问题不只是一个法律问。题,现在日本的行动表明,日本并不想和中国。谈。

龚迎春指出,如果将官司打到国际法庭对。中国还有一定风险,并不能保证对我国的主张一定。有利。因。为从判决先例上来说,中间线和大陆架延伸都有先例。

专家指出,在现在的情况下,到国际法庭反是一。种“示。软”行为,完全没。有必要,中国应保持强硬姿态。

龚迎春认为,从国际法上。来讲,日本政府授权帝国石油开。采东海油气是单方面行动,是一种不法行为。按照国际。法准则,日本的不法行为在前,我国作出的相应措施在后,我们采。取的一切行动都是我们的责任,日本要为此承担全部后果。

中新网7月25日电据日本《产经新闻》25日报道称,。韩国政府请求中、俄、美、日4国在朝鲜同意弃核的前提。下对朝鲜进行重油支援。

《产经新闻》援引日本政府有关人士的话报道称,做为朝鲜弃核的。补偿措施,韩国政府决定向朝鲜提供200万千瓦电力。但发电和。送电。设施的全部完工需要三年时间,韩国政府因此提出。“。弃。核补偿计划”,要求在实现对朝送电前向朝鲜提。供重油支援。但美国对该计划表示为难,日本政府的态度也十分谨。慎。

韩国统一部部长郑东。泳6月末访美时向美国提出了上述方案,并。表。示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对韩国的支援计划持肯定态度。但美国并不支持韩国。的上述计划,一来是考虑到韩国的对朝发言权会因此得到强化,。再者,《朝美基本协议》规。定朝鲜在履行《协议》的前提下可以得到重油支援,美国不愿看到违。反。《协议》的朝鲜反而通过其。他途径得到支援。

《产经新闻》。指出,虽然韩国没有言及有关重油支援的具。体数量,但估计。与《朝美基本协议》中规定的。“年支。援。50万吨重油”相差无几。

据《产经新闻》分析,日本政府担心会背负重油支援的大部分费。用,而且在绑架问题毫无进展的情况下承诺对朝重油支援。会受到国内舆。论界的指责,因而态度十分消极。另外,韩国计划。支援朝鲜200万千瓦电力,却没有指明送电费用的。承担问题,。韩国以后很可能向日本提出承担送电费用的要求,这。也是日本政府态度消极的原因之一。(春风)

法国国宝级名画《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》。昨天运抵中。国美术馆。据了解,这。幅名画此前从未在法国以外。展览,此次来中国展出的保险费为150万欧元,按。一般的千分。之二比例计算,。保。险额高。达7亿5千万欧元。

责编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http://www.dtedu.org all rights reserved